九江“你好,李焕英”系列丨妈妈为我开路搭桥

2021-04-19 16:43 来源:九江新闻网


□ 杨金凌

我出生于九江市十里铺。打从我记事起,常听人夸我妈妈长得漂亮。稚嫩的我不知道啥样才算漂亮。于是,当妈妈和别人的妈妈在一起时,我就会仔细地打量。我先瞅瞅别人再瞅瞅我妈,相互比较,才发现我妈的不同之处。妈的眉毛很黑,眼睛很亮,脸蛋儿很圆,尤其是妈脸上那一对酒窝更美,无论是喜怒哀乐总是笑的模样。我长大后才知道那叫福相。还有,妈妈扭秧歌时太神了,宛如蝴蝶在曼舞,锦鲤在游动。

1962年我刚七岁,爸妈响应祖国上山下乡支援大跃进、人民公社建设的号召,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贫困偏僻的湖口县乡下的老家。虽然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反差,但我一家人随遇而安,坚强面对,没有丝毫的悲观。我哥转校到叔夏初小读三年级,我报名读一年级,姐姐插班在中心完小住宿读五年级。后来我妈又生了妹妹和三个弟弟,这是后话。等我们安顿以后,爸爸去武汉做手艺。妈妈既要参加生产队干活挣工分,又要承担家里的一摊子家务。妈妈无怨无悔,吃苦耐劳,每天起得比别人早,睡得比别人晚,把家里经营得井井有条。古话说子多母苦,如果把妈妈心里的酸甜苦辣谱上曲子,将会是一支动人心弦、催人奋进的歌。

村子里有十多个小孩在叔夏读书。有个叫胡涛的大胖子,绰号叫胡闹。他读五年级还是三年级的老油条,顽劣霸道。每天都要强迫湾里的小孩上学路上陪他玩。谁敢“叛逃”就挨揍,所以天天集体迟到。学校老师发现苗头,登门家访。作为重点对象胡闹被家长打得下跪还是屡教不改。后来老师到我家跟妈妈说我和哥有书性,成绩好,再迟到就会影响学习。叮嘱妈要想办法,千万不可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正巧,爸爸回家了,他气哼哼的琢磨着咋办。后来爸妈一合计,决定另走一条路避开胡闹的纠缠。妈妈寻思着说小路倒有一条,要经过垅田堘、小山包,平时走的人少,因此长满了芭茅、野刺。妈妈接着又说莫急,明天我就去弄好。爸爸说妈太辛苦了,太难为了妈。妈妈说爸也见外,儿女是娘的心头肉,人生在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得伢内,只要崽崽能安心读书,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。妈妈性急,说到做到,没等到天亮就动手硬是把小路上的草呀,刺呀割得干干净净。我和哥哥走那条小路又近又净,再也没迟到过,远离了干扰,心里也踏实多了。心想是多亏了妈妈。

不久,我们又遇到了困难。有一天下午,天突然下大雨。原来小山上有一条水沟横穿小路,雨后光溜溜的直打滑。我不敢过沟。哥哥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他叫我别怕他自有法子。哥哥先站在沟上面抓住我的手,让我慢慢滑下去,然后他再跳下去。接着,哥哥准备自己先爬上沟的另一边,再拉我上去。可他怎么也爬不上去,几次都滑下来,弄得一身泥巴。怎么办,哥哥又转了转眼珠子说有了。只见他换了个位置用力纵身一跃,同时迅速地抓住一根荆条,我呢,连忙将哥的屁股用力往上托。两人同时用劲,终于爬上去了。等哥站稳后拉着我的手喊“一、二、三”,使出浑身的劲把我拽上去。回到家,妈妈见我俩满身是泥,十分心痛。问清原因后,难过得抱着我俩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。哭了一会儿,妈妈毫不犹豫地说,甭担心,妈妈明早去搭一座木桥。我说妈妈莫去,明天还下大雨。妈妈笑微微地说,崽崽冇事,妈不怕,为了崽崽能安全上学念书,即使老天爷落刀落枪,妈也要把桥搭好。

第二天天刚亮,我们醒来听见暴雨噼里啪啦击打着屋面,屋檐瓦沟里的水哗啦啦地流。哥哥很懂事,他说妈妈肯定冒着雨在砍树架桥,咱们赶快吃完粥去帮忙。我和哥哥戴着斗笠,披着塑料薄膜一路小跑,刚走过垅田堘,远远就看见妈正站在雨中。妈妈同时也看到我俩便大声喊,崽崽快过来试试看,妈把桥搭好啦。我俩跑到水道沟跟前,定睛一看,上面横放着两根崭新的树干,树干上还缠着许多藤条。我和哥小心翼翼地走上去,既稳当又平坦。我高兴极了,在上面走过去走过来,大胆地跳着。笑眯眯地说,妈妈真能干,这木桥太棒了,以后碰到雨天,我们再也不用爬了,更不会打滑摔跤了。妈妈辛苦了,谢谢妈妈!妈妈开心地笑了,汗涔涔的脸上笑靥如花。

从此以后,我们每天都走在这条洒满母爱、洒满汗水的小路上,快乐幸福地成长。

责任编辑:新闻网杨珍

  • 鄱阳湖湖口鞋山水域现“枯水一线”

  • 树龄1600年!谭畈银杏又成“网红”

  • 九江城区又一积水点完成改造

  • 共建35栋!鄱阳湖生态科技城新产业综合体二期项目稳步推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