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万元左右!上山租个房 九江人特有的消夏方式

2020-07-30 07:0:00 来源:九江新闻网

九江新闻网讯(九江报业融媒记者孔颖与梅雨挥别的九江,迎来了盛夏。在声声蝉鸣中,九江的气温一天高过一天。

而在海拔千余米的庐山风景区牯岭镇却气温凉爽,年年游客盈门。每天傍晚,牯岭镇街上人声鼎沸,除了游客,还有一群人,他们穿着居家服、拖着拖鞋,基本上身边都带着个小娃娃。他们基本上是九江人,不是牯岭镇人胜似当地人,他们中有的人年年如此,在庐山上租个房,安个临时的家,避暑纳凉。

拖家带口上山避暑

7月28日18时过后,在庐山索道口前的小广场上热闹非凡。过了饭点,周围的居民从周边的居民楼里陆续出动,小孩子跑来跑去撒欢,大人们聊着天。

“你别看这广场上人这么多,你仔细一问,全部都不是本地人。”说这话的是吕爱英,她就住在索道口边上的一栋居民楼里,从家里走到索道口5分钟足够。吕爱英并非牯岭镇当地人,是为了避暑才租了间房。“我的外孙2岁多,山下太热了,不想孩子天天吹空调,我们就找了间房租个夏天。”

陶雨辰的女孩今年刚满1岁,早在今年三四月,她就开始着手上山租房事宜。最终选定了一个间三室两厅的房子。平时,是陶雨辰的父母帮忙带孩子,现在在庐山上依然如此。不过,她和老公每天下班都坐索道从山下到山上住,第二天早上再返回九江上班。“我们平时都在八里湖这边上班,下班就去坐索道。”为了节省索道费用,陶雨辰和老公各自买了一张索道年票,1200元/人。“其实我们每天上山,比回自己九江的家还要方便点,主要是又想孩子能凉快过个夏天,另外还能陪伴孩子,无非就是大人辛苦点。”

不少人与陶雨辰的想法一样,上山避暑的最主要原因都是为了孩子。今年已经是张萍接连上山避暑的第7年,她的孙子也7岁了。不过,每年张萍不是连着租几个月,而是选择在最热的时间段去住宾馆。“这个宾馆我们已经来了很多年了,按照一天100元计算,我们每个夏天大概住将近20天吧。”

镇上房价普遍高于村里

其实在牯岭镇上,无论是租房度夏,还是将自家房子租给别人过夏,这样的租房方式已经延续了多年。

徐任甫在牯岭镇中心有套140平左右的房子,每年夏天她都将房子出租。“我们已经在山下安了家,都要上班生活,孩子也都出去读大学了,大家的生活圈都在山下。”反正空着也是空着,不如出租赚个房租钱。徐任甫的房子因为面积大、外加离街心公园特别近,一个夏天的租金至少要1.8万元,有时候能租到2万元。

记者也在采访中了解到,牯岭镇上80到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七八两个月的房租价格普遍在万元左右,最贵的超过了2万元。近年来,随着庐山索道的建成,索道口附近的房价陶玉辰的房子因为离索道口近,需要1.5万。“也有比较便宜的,6000元的也有,但是只有一室一厅。”

相较于牯岭镇的房价,一些村里的房价则相对便宜一些,最便宜的房两个月只要4000元。在牯岭镇朝阳村,不少村民都将自家房屋出租,有些甚至办起了民宿。

今年已经是蔡报荣租房的第三年,以2万元的价格她在朝阳村租了一栋民房,一共有四间卧室。“最开始是为了我小女儿租房,后来发现,每年上来住两个月真的很舒服。”因为房子大,蔡报荣的亲戚朋友也会隔三差五上来住几天。

孔令娥是朝阳村村民,她将自家的房子作为民宿外租已经有5年时间了。“都是我自己建的房子,一间是一室带厨房和卫生间,一间是一室带卫生间,还有一间是两室一厅带厨房和卫生间。”租金的价格在6000元到8000元不等。不过,今年受疫情和汛情影响,孔令娥说,租房行情没有往年好。“很多人都是提前付定金,今年村里很多人家收了定金,但是客人却迟迟没有来。我有个山东的房客,连续在我家租了三年,前两天打电话跟我说,下个月就会来。”

   

作者:孔颖

责任编辑:新闻网邱明莹

  • 【志愿者在行动】烈日下志愿者坚守岗位

  • 长江彭泽段现江豚畅游 迎浪嬉戏煞是可爱

  • 【公益广告】勤洗手  戴口罩  常通风  不聚集

  • 各行其道 文明出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