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那儿下雨了吗

2017-03-29 09:57:26

大学毕业后,她到南方工作。那天,母亲打她电话,她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!宿舍里几个上零点班的同事正在睡觉,这么大的声音果然有两人惊醒,她们抬起头看看她,翻个身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了。

她走出室外低声嘱咐,妈,我们宿舍住了15个人,有人要上夜班,以后等我打电话啊,别影响了别人休息。好好好,电话那边立即小声答应,我们也没有什么事,就看看你刚到那儿还习惯吗?还好,放心吧。她说。

从此,她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天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,再给父母打电话。

宿舍外的那条小街种了好多桂花树,晴好的夜晚,明晃晃的月亮透过枝叶,洒下一地清辉,她往往边走边拨下那个熟稔于心的号码。接电话的往往是母亲,“妞呀,”母亲叫她的小名,声音里透着喜悦,“晚上你吃的什么?工作累不累?爸妈不在身边,你一定要多注意身体。”每次,母亲总会这样细细地问,听得多了,她便有些心不在焉。有时,她会给母亲讲些今天的见闻,母亲也会告诉她一些故乡的消息。和母亲说完以后,最后是父亲做总结,无外乎是那些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,好好工作,和同事搞好团结的话。至此,她的电话才算圆满结束。

时间久了,她发现每次打电话,喜欢打牌的父亲总是在家,有次她好奇地问,母亲说,就专门在家等你电话呢。她想母亲肯定是开玩笑,怎么会呢,那么痴迷打牌的一个人,可能现在又有了新的爱好吧。

但她的电话也不是天天打,南方多雨,雨声淅沥的日子,她就窝在宿舍看书,或者戴上耳机听音乐,看电影。有天晚上,母亲发信息问她在做什么,她当时在看电影,整颗心正沉在紧张的剧情里,于是潦潦草草地回短信说,下雨了,没有出去散步。

有时那雨会连绵下一个星期,所以她的电话也是时有时无。其实白天她完全有机会打个电话过去,但她想,又没有什么事,还是免了吧,父母既然知道没打电话是下雨的原因,那么一定不会再有等待了。

第二年秋天,她休了长假,悄悄回了故乡,想给父母一个惊喜。下了车,正是夜色黄昏。站在火车站灯火通明的广场上,她抑制住内心的欣喜,往家里打电话。还是母亲接的电话,她听见是她,奇怪地问,妞啊,今天你那儿有暴雨,怎么出来散步啦?她抬头看看满天星光,笑问母亲,你怎么知道有雨?天天看呢,我和你爸天天看你那儿的新闻,新闻后边不是正好有天气预报嘛,你那儿什么天气,俺全知道。母亲解释。为什么要看天气预报呢?她傻傻地问。因为不下雨的话,你会打电话过来啊,我好留心电话,别错过了。哦,她支支吾吾地答应着,那一刻,有那么多往事翻涌过来。她打给亲人的电话从来都是那么随意,几乎全以当天的天气来决定,她从没有意识到,只是因为一个在她看来可有可无的电话,他们竟然关注起他乡新闻以及那呆板的天气预报。她的电话有那么重要吗?

你那儿下雨了吗?下雨别出来了。母亲嘱咐。

不知道有没有下雨啊,妈,你别奇怪,因为,因为我回来了。她轻轻地说。

(邓迎雪)

   

作者:陶菁

责任编辑:陶菁

  • 【公益广告】​斑马线前  车让行人

  • 征兵公益宣传片《参军报国 不负韶华》

  • 视频 | 两会微访谈:访人大代表王玉屏

  • 迎新年!九江春节经济“热”起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