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留位置
预留位置

历史上的“九江亭”

2020-01-03 17:5:39 来源:

老石

以“九江”之名而设置政区,始于秦。秦置九江郡,域境很大,今天的九江也在其中,是它的一块属地。汉兴,汉高祖将秦置九江郡一分为三,置一国二郡,即淮南国、庐江郡、豫章郡;汉武帝废除淮南国,以其地为九江郡,东汉因袭,此乃汉之九江郡,其址在安徽,今天的九江同这个九江郡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九江在古时被称过寻阳,柴桑,江州,德化;历史上第一次以“九江”之名,在今天九江的地面上辟一政区,发生在新莽时期,虽是一个小插曲,却是本地历史上的一件大事。

王莽篡汉,是为新帝,于天凤四年(公元17年),在今九江地面上置九江亭。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以“九江”之谓来命名本地的一个政区。此事《汉书·地理志》标在“柴桑”条下,于是有人言,是以“九江亭”代“柴桑县”,据此认为:九江亭为县级政区(见《寻庐文化》第36期载文)。晚清名士王先谦在《全解汉书》里言:莽置九江亭,其地在湓口。只指出亭的所在地,没有说明亭的级别。据《汉语大字典》和《古汉语词典》的解释:“亭”是秦汉时的基层行政单位,十里为一亭。对此我想谈一点个人看法,求教方家。我认为:王莽置的九江亭,不是县级政区,而是《字典》《词典》所言那个意义上的政区。理由有四:①湓口在现今的九江市区内,在现今市区设置县级治所,始于隋;隋以前,今之市区内,尚无县治记载。②依据史料,湓口直到东晋之时,方显活跃,晋室南渡之前,湓口一直都很沉寂;而新莽之时距东晋,时隔三百多年,那时的湓口应是很荒落,不足引起“可设县治”这般高度的重视。③新莽在此所置政区曰“亭”,典籍上找不出以亭为县的一例;且“亭”本秦汉建制,十里一亭为例规,莽袭汉统,沿袭成制成规,堪合情理。④王先谦对九江亭只言地,不言级别,应是认为没有再解的必要,它就是秦汉传统意义上的那个亭,作为政区,只此一解,何必再说!所以我认为,九江亭就是管辖十里的一个政区。

“十里一亭”,十里何谓?十里是多少?这个问题,我在《史记》里找到了答案。大汉开国皇帝刘邦,秦时为泗水亭长,是秦王朝的一名基层干部。唐代张守节(《史记》三大注家之一)考证说,秦制五户为邻,五邻为里;十里一亭,十亭一乡。按照这个说法,这个“里”不是长度单位,不指距离,是个数量单位,指的是居家户数,即每250户为一亭。秦时刘邦在泗水这个地方就充当一名只管250户人家的小官,那个级别,相当于村委会主任(在城里则为居委会主任)。邻、里、亭、乡,直至县、郡,这种设置,都是李斯构思的。有了这种设置,朝廷就像中枢神经,那神经的触角伸到了全国的每个角落,这对政权的掌控极为有利。李斯为大秦真是呕心沥血,可惜下场仍是很悲。历史有时也很嘲弄人,竹帛烟消帝业虚,刘邦原来起微居。另外张守节还讲到,亭置亭长一人,有常俸、俸薄;配二役,一摧租赋,一传讼命,二役无常俸,有事即办,办事即补谷,所补额甚微。看来秦王朝对基层干部是很抠门的。解释了“里”,回到原题,新莽所置的九江亭,当是延续秦汉的那种亭。莽置九江亭,后六年,新亡,亭废。

九江亭的设置,在历史上只是一瞬,但它是第一次以“九江”之谓,在九江本地设置的一个基层政区,因此它对本土的历史文化,具有特别的意义。


责任编辑:夏莹

  • 我市120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处置应急演练

  • 温暖回家路

  • 第二届(2019年度)感动九江网络人物评选活动

  • “迎新年九江促消费·福满浔城”活动仪式启动